首页 »

外牌车主:爱恨沪牌

2019/9/11 18:22:51

外牌车主:爱恨沪牌

 

要说这世界上最贵的铁皮,上海车牌应该算得上其中之一。尽管如此,还是阻止不了每个月的某个周六,好几万人守在电脑前,屏气凝神、眼睛不眨、厕所也不敢上地紧盯屏幕出价,为的就是以7万多元的高价,拍下这块铁皮。

 

悲催的是,我也是这几万人中的一员。按照规定,一张标书可以三次参拍,而我前两次参拍都没有中标,成败只能在周末一搏。

 

回想起买车至今关于上牌的波折,总让我想起妈妈说过的一句话:上一百个当,没有一个当是重样的。尤其是像我这样,当年也可以咬咬牙拍张4万多沪牌的人,当时却选择了上外牌。现在改了主意,可不仅价格贵得多,还得拼秒杀、拼人品。总之,说起来都是泪!

 

上外牌

 

2011年买车的时候,因为老公是苏州人,我们当时的想法是上个江苏牌。不过4S店说,我们所买的牌子对上苏浙牌有严格限制,而我们都已经是上海户籍,这件事情操作不了。如果坚持上苏牌,有个变通的做法是去苏州,用公公的身份证在当地买同款的车。这样一来,我们在当地上苏牌就只要一两百块的费用。

 

不过,听说同款的车在苏州要贵5000-6000元,和在上海上一张苏牌的价格差不多。另一个棘手的问题,是新车还得从苏州开回来。这对当时还都是本本族的我们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索性放弃了。

 

至于沪牌,一开始就不在我的考虑中。当时沪牌还只有4万多元一张,拍到车牌也还是相对简单的事情,但我们买的只是一辆基础款的代步车,手头也不算太宽裕,觉得配张沪牌有点“浪费”。另外我上下班都不用挤高峰,更觉得没必要花这个钱。

 

就这样,我们在上海买了车,准备上外地牌。上牌“黄牛”告诉我,因为相关部门的限制,我的车没法上苏浙牌,只能在江西、湖北、内蒙等地的牌照中选。价格上,江西牌照要近6000元,湖北牌2900元,内蒙牌1800元上下。

 

当时,国家有关买节能车的补贴政策有变化,我需要在某个日期前办妥车牌,以便领取3000元的节能补贴,时间上有点赶。黄牛于是建议说,内蒙牌便宜,而且可以在一周左右办妥,建议我办内蒙牌。

 

我一听就很不情愿,内蒙那么遥远的地方,和我有毛线关系么?江西牌也不便宜,最后选了湖北牌,虽然黄牛说湖北的简称“鄂”不那么好听,但湖北好歹是我老家,儿不嫌母丑么,我不介意!

 

“吃药”

 

交齐了相应的资料,前后等了半个多月,价值2900元的铁皮寄到了,我们的车顺利挂上了湖北牌。因为上下班不用赶高峰,倒也不觉得外牌有多少不便。

 

当然,外牌“吃药”也是难免的。作为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驾驶员,我曾经在16:30以后上过几次高架,开始还庆幸没被电子摄像头拍到,后来有一次顺路载一个同事回家,她指引我走了另一个高架入口,结果很杯具——被电子警察拍照了。

 

想想莫名其妙丢掉200元,我后来就学乖了,要么在16:30前上高架,要么索性在18:30后再上。一则不用担心被罚款,二来也可以错峰避堵。

 

另外一次,依然是新手的我开车去浦东一景点附近办事,因为没注意看停车指示,将车误停在了旅游大巴停靠区域。结果十分惊险,当我大约15分钟后从景点出来时,发现一大堆人在围观我的车,顿感不妙。走近了才发现,警察叔叔已经给我的车轮架上了支架,准备拖走了!幸亏我出来及时阻止,否则车都不知去哪了。

 

这样的停车其实并没影响交通,只是停错了区域,最多吃张罚单吧,居然想拖车?想来是因为上的外牌,被歧视了。

 

让我最印象深刻的一次“吃药”,是去年夏天的一次迟到。那天我要从浦东去原南汇某镇办事,对方和我约了10:00碰面,那里不通地铁、公交车也需七拐八弯,我决定自己开车去。9:30前不能上高架,开过去最快也要一个多小时,只能先走地面。

 

平时高架走得多,大方向还不会错。一到地面,我就晕菜了,只能唯导航马首是瞻。可是,导航把我导到了颇为拥堵的川沙路上,有一段路还特别窄,进退两难。眼看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我一边心急如焚一边开车,但速度还是快不起来。

 

等终于和约定的人碰面的时候,已经11:15分了。对于迟到一分钟就觉得不爽的我来说,如果当时有地缝,巴不得钻进去!向对方拼命道歉后,心里也种下了换车牌的种子。

 

拍牌难

 

真正让我下定决心换牌的,是验车的麻烦。新车两年年检一次,我们自然不愿意开回湖北验车,于是继续找“黄牛”代验。

 

找了“黄牛”才知道,上牌时还好没听“黄牛”忽悠上内蒙牌。原来按照行规,在上海验车的代办费用是上海到车牌所在地的过路费,再加两三百元的服务费。也就是说,车牌地离上海越远,验车的费用就越高。

 

以湖北牌为例,验车的费用是上海到湖北的约600元过路费,再加服务费,总计900元上下。如果当年上了内蒙牌,这个费用肯定过千元了,再把以后每年一检的成本算上去,那真叫一个坑爹!

 

所以,当某天一个朋友对我说:“车牌当然应该拍,这个和房子一样,只会升值不会贬值的啊!”我一问,原来他家两辆车上的都是沪牌,顿时觉得他的确有眼光。再加上之前上高架受限、迟到、验车贵,未来外牌受到的限制可能更多等“新仇旧恨”,我终于决定拍沪牌了。

 

做好这个决定的时候,正是去年12月份,车牌新政公布,警示价全年统一到72600元。警示价是下来了,可参与秒杀的人却越来越多了。所以我屡拍不中,一点都不稀奇。

 

在马路上,已经能看到越来越多的光屁股车,有不少应该都是等着车牌落定的。身边的朋友里,连拍三次牌、五次牌的毫不稀奇,甚至拍七次的都有。

 

偷着乐的应该是拍牌“黄牛”,短短几个月,沪牌“黄牛”的代拍价,已经从原来的500-1000元不等,飙升至现在的3000-5000元不等。因为,以一般人的网速和经验,要秒到车牌真的太难了。

 

事实上,全年设统一警示价政策公布之初,已有预见到车牌秒杀将越来越惨烈。如今,这种担心已经被验证。警示价上压低的价格,无非是交给了拍牌“黄牛”而已。

 

而那些屡败屡战的拍牌人,每参拍失败一次,就被从2000元的标书押金里扣掉100元的费用。最近几次车牌拍卖,每次都有4-5万参拍者无功而返,这就意味着,投标者每次参拍都将付出四五百万的“学费”。

 

据说最新的规定是,买一次标书可以参拍6次,这显然是为了应对更低的中标率而采取的措施。但既然参拍失败的概率越来越高,这笔费用是不是也该降一降?100元的费用构成如何,是不是也该给个说法呢?

 

牢骚归牢骚,能不能“转正”只看这个周末了。如果拍中,还得再花3000多元的手续费让“黄牛”把车籍从湖北转出来,然后上沪牌;拍不中,就不只是要重新买标书的问题,而是根本赶不上趟——我的车是国四标准。

 

果真如此,那就当省了一笔钱,继续当我的外牌屌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