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杭州父子美国“乐极生悲医院游”走红:对国内医生多些理解

2019/9/13 2:41:34

杭州父子美国“乐极生悲医院游”走红:对国内医生多些理解

近日,杭州一位自称“乐爸”的家长,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篇在美国旅游,带孩子看急诊治脱臼的真实故事,短短两天时间文章的阅读量和转发量达数百万。

 

面对突如其来的“走红”,“乐爸”有些猝不及防,“只是一个英文不好的中国小老百姓去美国自助旅行,突发意外去就医的真实记录,联想到国内目前的医患矛盾,发出一些个人感慨,希望大家能对医生多些理解。”

 

1分钟、11块钱和4小时、11800元

 

“乐爸”名叫张敏,是杭州一所小学的校长,热爱旅游的他经常会带着孩子米乐旅行。今年暑假张敏和妻子带着四岁半的米乐开始了第九次出国旅行——美国自驾游。当地时间7月14日晚,儿子在屋里玩闹时不小心左手脱臼。

 

夫妻俩带着孩子到洛杉矶儿童医院挂急诊,没想到接下去的经历让他们体验到了真实版的“人在囧途”——看病的人数寥寥,但还是等了半小时后才开始办理登记手续;第一位医生检查完,带入另一个诊室第二位医生检查;到达医院两个多小时后,第三位医生开始询问检查,在问完孩子的用药史、过敏史、患病史、家族遗传史后开始徒手复位;等到医生写完长达四十多页的A4纸病历,与窗口工作人员反复交涉结账方式后,历时四个多小时的诊治过程结束。

 

张敏说,这不是孩子第一次脱臼,前两次在国内脱臼也是晚上急诊,直奔诊室后医生一分钟不到就搞定了,第一次仅支付了11钱挂号费,第二次连挂号费都省了,“看着孩子痛我们等得也很心急,但好在医务人员服务态度都挺好。”

 

11天后,张敏返回洛杉矶儿童医院结账,尽管几位熟知美国医疗情况的朋友提醒他看账单前要做好强大的心理准备,“但数字账单出现在眼前时,我有那么两分钟脑子一片空白。”张敏回忆说,优惠打折后费用总计1767.6美元,约11800元人民币,“幸好事先购买了旅游保险,全额赔付款已经到账。”

 

一石激起千层浪,两天阅读量超270万

 

张敏把这段美国就诊经历记录下来,8月23日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题为《美西自驾游2:乐极生悲医院游!谨以此文向中国的医护工作者致敬!》的文章。

 

出乎张敏的意料之外,这篇长达6000多字的“日记”瞬间在朋友圈“走红”,短短两天,阅读量超过了270万,有1570条留言,100多家公众号转载。

 

“听说在医学界已经转疯了,连海外的华人都在转,甚至在我们就医的洛杉矶儿童医院实验室工作的华人也留言评论。”张敏感叹网络的力量之大超乎想象,同时他的公众号也从原本粉丝不到一万人,一天涨粉1.3万。

 

在杭州一企业工作的白领妈妈陈洁是新粉丝之一,她说自己原本也打算带孩子出国旅行,“乐爸”的这份美国就医全记录可以作为“攻略”参考。“也是给我们做家长的提个醒,比如提前买好保险、了解国外看病过程等,如果也遇到类似的紧急情况,心里有个底。”

 

而新粉丝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国内医务工作者,他们对张敏的“致敬”感到欣慰。浙江省一三甲医院急诊科医生说,国内医院急诊科医生的忙碌程度排不到第一名,也能进入“前三甲”,不管白班还是夜班,连续八个小时、十个小时不休息、不喝水是经常的事情,“希望患者和家属能体谅我们偶尔的‘不周到’”。

 

中外医疗差异大,网民感慨对国内医生多些理解

 

这次“乐爸”张敏的“乐极生悲医院游”引发网民广泛关注,网民的关注点集中在国内外就医环境、诊疗技术、医患关系这三个问题上。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急诊医学科主任张茂说,国外的“天价”医疗费用跟医生的准入门槛高和医疗资源稀缺有关系。据了解,美国医院急诊普遍实行分级制度,根据病患症状由重到轻,依次分为1到5级。比如像心跳骤停、大出血等严重危及生命的急诊患者,就属于1级范畴,需要立刻进行急诊抢救。一些不是非常紧急的病人,等待一到两个小时比较正常。

 

而在国内多数患者挂了急诊后,一般都能得到医生及时的处理,张敏在文中就提到,因为得不到及时的诊治,他差点网上搜索方法自学徒手复位了,在国内若等待四个小时,估计医患关系就紧张了。

 

网民“良人若初”说平心而论换位思考,我觉得咱们的医生真心挺不容易,还是要多一份理解。网民“fgit”说,中国医疗是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但在医疗技术水平等方面并不需要妄自菲薄,两个国家的就医环境与制度、文化习惯都有关系。

 

网民“小米”是一名医生,她说,“我也很想像美国医生那样笑着安慰病人,看完病再送根冰棍安慰孩子,但估计后面排队的人会疯,我们只能尽自己所能在解除患者痛苦的同时,尽量让他们觉得‘务’(服务)美价廉。”

 

张敏说自己把这次经历分享出来,并不是为了对比中国和美国的医疗体制孰优孰劣,只是希望大家在抱怨中国看病难、看病贵的时候,能更多地尊重、理解我们的白衣天使。

 

附乐爸就医经历:

 

近日,一个孩子手臂脱臼,去河北省儿童医院就诊,被医院收费100元人民币,引起网络关注,大家都说这是医院抢钱的节奏。无独有偶,这次笔者的孩子米乐在美国也脱臼了,去美国的医院进行了诊治。大家对比着,看看中美的医疗状况吧!

在美国治疗脱臼,很传奇!

到美国第二天,白天黑夜颠倒,晚上近十一点神清气爽,米乐和乐爸在屋里疯玩。我抓住他小手,小人儿猛地一挣脱,只感觉嘎达一声,哇哇大哭,凭着前两次的丰富经验,知道米乐的左手脱臼了。

第一时间拨打了之前购买的一份商业保险24小时救援热线,然后开车半小时前往医院。路上,乐妈有些担忧:“美国的医生会不会脱臼复位?”“这又不是中医技术,这是骨科医生最基本的,再说是美国的大医院,这点小病还会看不好?”

7月14日晚上23:20,抵达全美排名第六的洛杉矶儿童医院(政府主办的非营利性私立医院)。跑到急症窗口,通过谷歌翻译软件,告诉窗口工作人员:我的孩子左手手臂脱臼了,希望有骨科医生帮着复位一下。工作人员很友好地示意我们在一旁的座位上等候。

看病的人寥寥数个,不知什么原因,一等就是半小时,这还是急症,哪怕医生从家里赶来,也不用这么久吧?半小时后,窗口人员微笑着招呼我们办理登记手续,为了提高效率,智慧的乐爸运用了统筹战术,兵分两路:乐爸窗口办手续,填了一大堆表,出示了护照、信用卡;乐妈抱着米乐先去就诊。事实证明,这种“智慧”在这里没有用武之地,照旧是漫长地等待。

进入诊室很有仪式感,保安给乐爸乐妈手臂上贴上一张不干胶的标签,然后打开厚厚的一道门,一位护士出来把我们带了进去,感觉像是进了警察局,戒备森严啊。

先量身高称体重,在征得乐妈同意后,护士把左袖给剪了,询问哪里痛,语言的障碍鸡同鸭讲,见米乐哇哇大哭,护士吓得赶紧塞给乐妈一袋冰块,示意给米乐左手臂敷着。

护士在电脑上录入了一些资料后,带着去了另一个诊室门口,出来一位女医生,乐爸心中一喜,是位华人,感觉遇到了救星,中文一交流,对方用英语告知不会中文。医生用手一碰,米乐就哇哇大哭,又把医生给吓住了,再次把我们带到另一间诊室。

又是漫长地等待,来了第二位感觉医术更为高明的女医生,态度都是极好的。我通过谷歌翻译软件,再次告知左手脱臼,只需要徒手复位即可,就差手把手地教学了。医生不紧不慢,一阵询问后,手一碰米乐的左臂,见孩子哇哇大哭,又吓得拂袖而去。

这是米乐的第三次脱臼。前两次在国内脱臼,也是晚上急症,都是直奔诊室,医生一分钟不到就搞定了,第一次仅付了挂号费,第二次连挂号费都省了。这也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呀,咋就整不好呢?不是都说美国的医学是世界最先进的吗,这应该算是骨科医生最简单的基本功了吧?

越是等待越是心焦,乐爸几次跑到护士站催促,都微笑地告诉我们:很快,不要着急!纵有洪荒之力,无处使啊!久病成良医,咱自救吧。我打开手机网络,查找脱臼复位技法,打算自学成材了。

正准备自己动手之际,7月15日凌晨一点多,距离我们来医院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终于来了一位看上去很专业的骨科男医生。纵使我们告知孩子左手臂脱臼只需徒手复位即可,男医生还是先用听诊器认真细致地前胸后背地听,不知道这脱臼和内脏有啥关系?然后叽里呱啦地询问,见我们无法用英语交流,推来一台移动电脑桌,中间一个笔记本电脑,两边一对音箱。他对着电脑说英语,对方翻译成中文说给我们听,这是医院的远程在线翻译服务,还蛮国际化的。

医生边询问边在另一台电脑上记录。问得极其详尽,从米乐的用药史、过敏史、患病史、一直问到家族遗传史,感觉是要面临一台重大的手术似的。我多次提醒他,以前也有过,只是脱臼,只需徒手复位即可,真是循循善诱啊。总算问到问不出问题了,男医生鼓足勇气开始徒手复位了。

很谨慎,手法有些生涩,一分钟后,见米乐哇哇大哭,男医生又吓得逃走了,感觉又是去叫救兵了。凭着丰富的脱臼史,乐爸乐妈感觉应该是复位成功了,就按照前两次国内医生的做法,让米乐试着把手举起来够头顶的物品,小人儿边哭边抬胳膊,慢慢地举过了头顶,哭声也止住了,再活动几下,成功了。

乐爸跑出去,找到刚才那位男医生,告知已经OK了,男医生如释重负地开始在护士站走廊上的移动电脑上写病历。自己都不知道复位有没有成功,还要病人家属告知,这医术,我也是被深深地折服了!

按照中国人的经验和思维,可以结账走人了吧?NO,继续等待,说是需要等待主治医生写完病历,同时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又等待了至少半小时,期间,乐爸多次跑去看,那位男医生不紧不慢地在电脑上长篇大论地写着病历,像是在完成医学界一项重大成就的学术论文。

也难怪,十多天后,我们拿到的病历有四十多页的A4纸。临走前,又来了一位护士,给米乐量了血压,并告知需要的话,可以配点泰诺作为止痛药,被我们回绝了。问了主治医生需要多少费用?告知这是医院另外一个部门的工作,他也不知道需要支付多少钱,连个大概也说不上来。

总算可以走人了,护士将我们带到出口的结账窗口。通过电话的在线远程翻译服务,窗口工作人员让我们提供保险号,我们表示在国内购买的旅行保险,只需要按实结账,我们自行回国理赔。对方说今晚无法结账,需要三个工作日,医院的财务部门会核算,到时候再来医院结账,先交300美金(约2000元人民币)的押金。

这样会严重影响我们的行程,我们坚定地希望当场结账,经过反复交涉,徒劳。最后同意我们不支付押金,然后写了一张便利贴,约定7月26日白天任何时间段,只要拿着这张纸,到这个窗口来交给工作人员即可。乐爸也算是见过世面之人,临走前,通过电话翻译问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今晚医院提供的在线远程翻译服务是否收费?说这是医院的服务项目,免费。放心了。

凌晨三点多,离开了洛杉矶儿童医院,脱臼,徒手复位,足足花了四个多小时。太传奇了!

美国医疗费用,超越人类想象力!

如果说,带米乐在美国洛杉矶儿童医院治疗脱臼,是一次传奇的体验。十多天后返回医院结账,更是让我们大开眼界。

当晚,乐爸把米乐在美国治疗脱臼的情况发到朋友圈,几位熟知美国医疗情况的朋友留言评论:请在看到账单时,要有强大的心理准备!乐爸不以为然,没有住院,没有用任何的仪器,也没有配药,只是徒手复位,费用再是离谱,即使算上汇率,五千元人民币足够了吧?

后面十多天的行程,倒是没有多大的影响,只是进行了微调。11天后,2016年7月26日下午一点,返回洛杉矶儿童医院。我们以为,拿着便利贴,到急症出院结账窗口,结账走人,顶多半小时可以搞定。结果,太傻,太天真!

窗口换了一位工作人员,看过我们的便利贴,示意到医院大厅服务台去办理,因语言障碍,我请工作人员再写了一张便利贴。跑到服务台,递上便利贴。

服务台的一位穿着黄衣服黑皮肤的女士明白了我们的来意,现场拨打了财务部门的电话,说是没人接听,把财务部的电话号码抄在一张便利贴上,让我们稍后自己拨打。我们表示,语言障碍,希望她能帮我们办理。

十多分钟后,她终于和财务部联系上了,说是医院财务部查询不到我们的资料。又过了十多分钟,说是财务部的电脑出现了故障,正在修复中,请我们过几天再来。天哪!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国际玩笑吗?

在我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交涉下,女士给了一个解决方案:今天结账的话,需要等待两小时。也只能如此了。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既然是你医院的电脑故障导致的问题,至少地下车库的停车费可以免单吧?这一点也不过分吧?不是乐爸计较,美国的停车费实在是贵。和服务的女士一商量,对不起,一分钱也不可以减免,这是医院的规定。

我们又提出,为了回国保险理赔,需要就诊的原始资料。服务人员为我们找来一位会中文的华裔志愿者,这位中文水平和我们英文水平相当的女大学生,带着我们去医务部门复印就诊资料。进入办公区域,照例在身上贴上一张不干胶标签,根据标签的颜色进入医院不同的区域。

医务部门的一位穿着黑白衣服的女士,告知我们需要三个工作日才能给我们就诊的原始资料。你们美国人太幽默了!逼得我们谎称明天就要飞机回国了。于是这位女士马上开始复印资料,足足复印了近五十张A4纸,装在一只文件袋里,递给了我们。脱臼哎,近五十页病历哎!

拿到资料后,估摸着,财务部的账单应该出来了。虽然购买了保险,虽然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面对未知,还是忐忑。期间,乐爸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请大家竞猜医疗费价格。很多有国内治疗脱臼史的朋友,加上对美国这个令人神往的国度的美好情感,各种想入非非:免费、10元人民币、50元人民币、和咱农村差不多,一点礼品的钱……

志愿者带我们到医院收费窗口,问我们结什么账?医生的费用还是医院的费用?我们又没有住院,哪来的医院费用,当然只是医生的治疗费啦。兜兜转转,又带我们回到了急症收费窗口,一查询,说是医生的治疗费用五百多美金!又说给我们打了折,医生费用只需要支付200美金(约1330人民币),在我们的心理预期内。接着说还需要支付2596美金(约17300元人民币)的医院部分的费用。

Why? Why?Why?这个国际玩笑开大了吧?没有仪器检查,没有用药,只是徒手复位了一下,难道贵院的收费是按照分钟为计价单位的吗?这第一次在国外看病的体验,太过沉重,不好玩!

经过了脑袋中那么两分钟的空白,乐爸迅速调整情绪,理了一下思路,是不是病人的信息搞错了?反复核对,没错;时间也没错;项目也不错,就是治疗脱臼。开始据理力争,工作人员再打电话反映,说是给我们优惠打六折,需要支付医院部分的费用1557.6美金(约10400元人民币)。

再是一阵拉锯战,最后告知,无法再优惠,她不能再做些什么了,你可以选择不支付。

付清了医生部分的200美金,继续转战医院结账窗口,给出的理由是,因为是夜间的急症,使用了诊室,这些都是需要支付医院费用的。

志愿者又带着我们去了财务部门的办公室。出来应战的是一位非常精干的眼镜姐,打开电话在线远程翻译,开始谈判。

第一回合:法理戏“你能告诉我收费的理由和依据吗?”“这个我不负责解答,需要主治医生给你解释。”眼睛姐接着问了一句:“医生给孩子上了石膏吗?”“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及时徒手复位了一下。”“对呀,这个就需要付费呀。”“这个不是已经支付了医生的费用了吗?”“我不能给你解释,需要你的主治医生解答。”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乐爸完败!

第二回合:苦情戏“我们是来旅行的,没有这么多费用支付,能否再减免?”“我们已经给了六折的优惠,一般我们对旅行者的优惠只有八折。”“我们真的支付不起这么多费用。”

“真的没有办法再优惠了,这已经是最低的费用了。”

——温情男碰到铁心肠,乐爸完败!

第三回合:最后通牒“我们只能这样了,你自己看着办,是否支付这些费用?”“如果我不支付,会怎么样?”“我们会把你的资料交给催债公司,他们会负责问你收钱,你要支付的费用一分都不会少。”

接着又很有修养的补上一句:“实在抱歉,这是医院的规定,我个人也没有办法改变,请原谅!”

——算你狠!乖乖付钱!

不要再抱怨中国医疗,要知足!

旅行总是有各种不可预期,或许这是旅行魅力的一部分吧!这次看病的传奇经历,真真切切地体验了一回美国的医疗。

最最简单的脱臼,没有仪器检查,没有用药,只是医生一分钟徒手复位。看病四小时,结账四小时。费用1767.6美金(约11800元人民币,其中10美金停车费)。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很多朋友说美国急症一般都要预约的,能看上就不错了;美国急症都是1000美金起步;好吧,幸运降临!别人花钱也体会不到这独特的旅程呢!

乐妈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段话,这也算是这次意外的小小收获吧!

另外再简单分享三点感悟:

第一,关于保险。

结账支付前,我是给保险公司打了电话,告知情况,以免理赔时扯皮。说到底,对保险还是有些成见,总觉得购买时热情似火,理赔时重重障碍。目前,已经按照保险公司的要求,把所有的资料递交,正在审核中,理赔情况,我会及时发布。无论如何,出国旅行,一定一定要购买保险。

在美国的华人告诉我,美国只要买好保险,就什么都不怕了。你没有保险,看病就是这个贵,很正常。美国公民因为都有医疗保险,所以看完病不用结账,医院会和保险公司结算。

第二,关于医疗。

大家都抱怨中国看病难,看病贵。更多的把对医疗体制的不满,发泄到医护工作者身上。这些年,层出不穷的伤医杀医案,把中国的医患关系演变成了敌我关系,使得原本就极为辛苦的医护工作者,成了最危险的职业之一。实在可恨可悲!

乐爸身边有不少从医的亲朋,他们工作的艰辛,常人难以理解,体力上的不说,面对生命的无力感,他们精神的压力之大,非一般人能承受。医生只能尽力而为,他们是人,不是神,医学无论怎样突飞猛进的发展,都有它的局限性,医生只能尽力而为!

在中国看病,已经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了,请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请尊重、善待我们的白衣天使,这是对自己的尊重,更是对生命的尊重。

第三,关于规则。

长期在僧多粥少的嘈杂环境下生存,我们已经习惯了“会叫的孩子有奶吃”。任何的问题,会想着通过吵、闹、通过媒体来解决,不愿意按照规则、程序、合理合法地来。

在一个法治的社会,不需要暴跳如雷,不需要声嘶力竭。人家客客气气,心平气和告诉你:你必须支付,你也可以不支付,不支付的后果是什么。根本用不着动气,你要么承担后果,要么走司法途径。

 

(转载自人民日报客户端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题图来源:乐爸生活家  图片编辑:周寅杰